红木经销商有钱抢不到货 中美洲成原料供给地

大红酸枝、黑酸枝、南美酸枝等木材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需要许可证方可进行国际贸易。这一新规今年6月12日就将生效。

记者近日探访发现,新规尚未生效,红木价格却已经“蹦着高”上涨,岛城的红木经销商开始忙着全国各地抢货源,但市场上的大红酸枝已经被抢光。这些被抢走的大红酸枝并没有直接制作成家具,而是被囤积了起来。“买红木,现在都不是钱的问题了,是拿着钱都抢不到货。”青岛市家具协会常务理事席少飞告诉记者,尽管行业内的价格已经暴涨,但这对红木家具的市场销售并不利,市民不买账。

探访

多个红木树种进濒危名单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又称CITES公约。今年3月,第十六届缔约国大会公布了新的附录修订名单。根据名单,交趾黄檀、中美洲黄檀、微凹黄檀、伯利兹黄檀和卢氏黑黄檀由附录Ⅲ被升列至附录Ⅱ。

对于上述红木学名,市民或许没有听说过,但它们的俗称其实就是大红酸枝(或老挝红酸枝)、中美洲红酸枝、南美红酸枝、中美洲黑酸枝和大叶紫檀。“其实,早在 今年3月公布名单后,红木原料商就开始忙活了,因为一旦列入濒危名单,就意味着木材的进出口都会受到非常大的冲击,原材料将变得非常稀缺。”席少飞告诉记 者,这对国内红木家具市场的冲击非常大,红木原料将变成一种稀缺品。

28万柜子一月涨到40万

在李沧区海博家居店内,记者看到,一套以大红酸枝为原料制作的柜子,售价达到了20万元。“这个柜子之前的售价是13万元,刚刚调价。”一名红木家具店的售 货员告诉记者。在昌乐路文化市场内,记者在一家红木家具店内看到,两个明代家具风格的大红酸枝柜子售价是40万元。“此前的售价是28万元,现在的售价是 刚刚调整的。”这家家具店的总经理告诉记者,这两个柜子光原料就要用掉1吨多,而且都是用的好料,光原材料的成本已经涨到了30万元以上。

“ 一个红木雕工的日工资是600元,普通木工是400元,再加上运输的成本,40万元已经不算涨了。”这名总经理告诉记者,市场上销售的红木家具,价格出现 了普遍的上涨,涨幅都是蹦着高涨,一天一个价。涨价的一个关键原因是经销商们担心原材料没有了,以后的红木家具难找了。

价格上调的现象存在,按照原价销售的红木店也有。青岛一木的红木和元旭红木家具店的价格并没有出现调整。“最近一段时间,股市不好,楼市不好,红木市场的销售也不好,我们的价格没有上调,存料也比较多。”青岛一木家具总店张总经理告诉记者。

红木涨价市民不买账

对于红木家具价格的暴涨,市民并不买账。“这个红木家具也太贵了,这都接近天价了。”一名正在市场上看家具的市民告诉记者,动辄数十万的红木家具的价格令人 难以承受。“我刚看好了两把圈椅,是明式风格的,1.8万元,这个价格是涨价前的价格,老板同意原价卖,但还是感觉贵,心里有些肉疼。”另一名正在选购红 木家具的市民抚摸着一把乌木椅子告诉记者。

“红木家具的销售针对的是高端客户群体,可能100户家庭里,连1户购买红木家具的家庭都没有,所以,红木家具的销售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是难以接受的,这也导致整个红木家具市场看的多、买的少的情况普遍存在。”张总经理告诉记者。

揭秘

经销商国内忙着抢原料

“红木原材料的抢购潮从今年过完春节后就开始了,四五月份达到了顶峰,现在已经是一木难求了。”席少飞告诉记者,今年,他和朋友们先后去过上海、深圳、北京、福建,目的只有一个,为了买木材。

“ 全国各地的同行都扎堆涌到了这些原材料供应地,带着现金直接购买木材。”席少飞说,这也导致了红木价格的暴涨。“大红酸枝直径25厘米以上的大料价格从每 吨的18万元左右,涨到了28万元,紫檀的价格从120万涨到了180万元,越南黄花梨已经涨到了600万元,已经是有价无市的情况。”

“现在本该是红木销售的淡季,原本在这个时期,红木的原材料商会主动求着厂家进点货,但现在全反过来了。”席少飞告诉记者,现在如果谁手头有原料,大家会蜂拥而至,每人都要求分一点货。

中美洲成原料供给地

“中国传统的红木来源地主要是越南、老挝、泰国、柬埔寨,现在中美洲、南美洲变成红木原料的来源地了。”席少飞告诉记者,东南亚地区的红木原料越来越少,当地也都有禁伐令和禁止大料出口的法律,因墨西哥、巴西等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国家出产绒毛黄檀和微凹黄檀,这两种料也属于红酸枝木类,现在这两种料占据了市场的主流,取代了原来的东南亚地区供应的大红酸枝木。

“现在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紫檀这三种原料基本上是没有了,市场上非常罕见,光有价格,没有原料。像海南黄花梨已经炒到了2200万一吨的价格。”

经销商掀起囤货潮

“市民难以接受红木价格的大涨比较正常,属于理性消费,但现在的经销商和生产厂家已经无法理性了。”席少飞告诉记者,全国各地的红木经销商和厂家都在收购原料,现在还有很多的同行在各地市场上等原料,来一车立马收购。

“这些原料都已经囤起来了,价格太高,厂家不敢生产,经销商也不敢采购成品。只能买到手囤起来。”席少飞介绍说,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已经影响到销售环节,虽然货已经进来了,但是卖不出去。“这么高的价格,卖给谁?”

批量生产变定制服务

“现在红木家具的销售大都是以定制为主了。比如客人想要个柜子,工厂会按照客人的要求制作,这样针对性强,不会废料。”席少飞告诉记者。

业 内人士认为,这可能导致红木家具企业无米下锅,只能先把红木家具的原料囤积起来。长远来看,红木家具必将涨价。“以前红木家具的生产都是厂家制作后,直接 销售成品,但现在没人敢轻易动料,一旦做了,卖不出去,成本太大。”席少飞告诉记者,红木家具的价格主要由原材料的价格确定,原材料一旦涨价,就很难再降下来,因此厂家会更加谨慎。

■人物

一个月飞四地带着现金抢原料

已经经营了10多年红木家具的张先生今年5月份是相当忙碌,在频繁的奔波中,往返于各个红木原材料市场。“最近火大了,把我窜的,脾气有些冲,你原谅点。”今年已经年过四旬的张先生见到记者时,手里的电话始终不间断,电话里谈来谈去的话题只有一个:红木原料

“我五一去了上海,上海的红木市场旁的酒店里住的全是全国各地的红木进货商,都在等着进货。市场里开进一辆拉着红木原料的大货车,接着就被人买走了。”张先生告诉记者,大红酸枝的原材料价格是一天一变,谁能买到谁就跟捡了便宜似的。

“ 我在上海住了3天,买到了1吨大红酸枝,当时的价格是22万,后来又去了深圳、福建、北京。北京是一木难求,我待了3天没买到一根料。深圳的价格高得离 谱,然后是福建,福建的价格也是天天看涨,最后也是没买成。”意识到红木原料遭遇的采购潮,张先生也发急了。“这几年有联系的同行都联系了,前两天刚听说 一个哥们从中美洲发了3个集装箱的微凹黄檀过来,我这赶紧先跑回青岛提前预订下了。这样心里才稍微踏实点。”张先生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