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红木市场上涨预期浓厚

最近的红木市场可谓颇不平静。修订后的新《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即将实施,多种红木木料贸易将受更严格管制,与此同时,红木出口重要国越南又传来提高出口红木关税的消息。

记者近日采访业内获悉,这些因素将进一步加剧红木市场的稀缺度,一些木料已经开始看涨,并逐步波及终端市场,而首当其冲的是高档木料。

公约和关税制约红木贸易

6月12日,修订后的新《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又称CITES公约)将正式实施,一些红木树种的贸易将会受到更加严格的管制。

据了解,CITES公约修订于今年3月。第十六届缔约国大会公布了新的附录修订名单。附录Ⅱ新增了交趾黄檀和中美洲黄檀,而微凹黄檀、伯利兹黄檀和卢氏黑黄檀由附录Ⅲ被升列至附录Ⅱ。

此次升级,也就意味着这些树种将被更严格管制,因为该公约规定,附录Ⅱ内物种须有进出口许可证或者再出口证明书,方可进行国际贸易。

记者从厦门业内了解到,这些树种中,在红木市场用量比较大的主要是交趾黄檀(俗称大红酸枝)、微凹黄檀(俗称南美红酸枝)和卢氏黑黄檀(俗称大叶紫檀),其他两种则比较少见。

新CITES公约还未实施,又传来了关税提高的消息。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越南红木出口近期提税200%,以交趾黄檀为例,从原来海关核定征税价3900美元提高到15000美元,原来的二线红木如花梨木由原来的500美元提高到1500美元。

昨日,记者询问了几位厦门业者,大家表示尚未注意到这一信息。不过,高骏红木总经理黄山随后联系越南红木出口商询问,证实了最近关税比原来提高了,但具体数据暂时没有确切的讯息。

 “这些信息都意味着,红木市场将会发生更多的改变。”在厦门业界看来,红木出口管制严格后,势必加剧木料的稀缺,为价格上涨提供了空间,而关税的提高,更是会直接体现在进口红木料的价格上。

悄然波及红木家具市场

不过,记者获悉,从红木市场的现状来看,并非所有的红木都会水涨船高。目前受影响最大的主要是东南亚一带的高端料和部分南美料,而较为低端的非洲料和南美料因为资源较丰富,将会保持相对平稳状态。

“高档料其实一直都在涨,春节后更明显些。”福建省收藏家协会厦门分会家具专委会主任彭建楚告诉记者,从去年到现在,大红酸枝原木料已经累计有30%-50%的涨幅。

 虽然目前红木市场并未完全恢复元气,但由于原料上涨预期浓厚,厦门一些有实力的红木商已经开始酝酿将终端价格进行相应的调整。“没有好价钱,肯定不会轻易出手了。”厦门一红木商告诉记者,店内的成品家具,价格虽然还不会上调,但打折力度会有所减弱。比如,之前在原价基础上打7折的,现在肯定只能打8折甚至9折。

业内人士提醒,一些类似的低档料冒充东南亚料的现象肯定会有所增加。所以,消费者一定要问清楚木料的产地和学名。比如,同是黑酸枝类,卢氏黑黄檀身价最高,目前的行情价大约是三四十万元1吨。而东非黑黄檀和巴西黑黄檀1吨的价位还不超过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