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红木涨价明显 中低端红木价格无动静

6月12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I将7种红木树种列入贸易管制物种,这一消息搅动了全国红木家具市场一池春水,可谓看涨之声一片。在这一背景下,昨天,记者走访多家红木家具门店后发现,绍兴红木市场呈现两重天:高端红木涨价预期明显,中低端红木价格暂无动静。

动辄10多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红木家具,因其价格昂贵,越来越成为少数人才买得起的艺术品。今后,这一趋势或将更加明显。

交趾黄檀,十年间涨了七八倍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I新添的列入贸易限制的7种红木,包括俗称老挝红酸枝的交趾黄檀,属于红酸枝木类的微凹黄檀、中美洲黄檀,属于黑酸枝木类的伯利兹黄檀等,这些木材是高端红木家具的主要原料,交趾黄檀在高端红木家具中用得最多。

昨天下午2点多,记者来到红木家具广场,发现这里的家具原料以高端红木为主,其中绝大多数材质为交趾黄檀。

在红木家具店内,记者注意到门口一款直径约1.5米双层餐桌配有十个凳子,这套都是交趾黄檀材质的,标价14.5万元。

“最低不能低于14万元,过了这段时间原料更紧张,价格还要上扬。”二楼店内,一款同样直径的交趾黄檀餐桌配六只凳子的餐桌,标价也要9.8万元。店员告诉记者,这套最多打八折,过段时间可能要按原价销售。

对于涨价的原因,所有的门店都称是原材料的紧俏。

古艺轩红木家具店店主告诉记者,十年前交趾黄檀的价格是2万元一吨,四年前,也只要8万元一吨,现在已经涨到了15万元一吨,十年间涨了七八倍。

中低端红木,价格暂时平稳

相比交趾黄檀材质的红木家具,一些中低端的红木家具价格还算平稳。

一款缅甸花梨树根材质的茶座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据店员介绍,这款茶座配六只缅甸花梨的凳子,一套价格只需要3万元。“这款茶座的材质现在也越来也少,不过由于总厂有囤货,暂时价格还不会上去。”

比缅甸花梨材质价格更低的是非洲花梨。在店内,记者看到了一款直径1.5米的非洲花梨一桌四凳餐桌,只要5000元。这样一套红木餐桌,跟一般的实木餐桌价格已经持平。

目前,短期内,也就是非洲花梨的价格暂时不会上涨。

政策影响尚不明显

记者在走访了10多家红木家具店后获得的信息是,现在绝大多数门店都尚未接到涨价的通知。这有可能是绍兴市场反应相对迟钝,也有可能是厂家的囤货相对充足。

有一则消息称,由于清楚红木原材料的珍贵,北京元亨利硬木家具有限公司在近七八年间,已经储备了近8000吨交趾黄檀,接下来这个存储量可能达到一万吨。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该公司的负责人甚至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大幅度涨价。

但由于更多红木家具公司没有这种战略眼光或者如此充足的资金,今年红木涨价的幅度比往年大,还是成为业内的一个普遍共识。

其实,影响价格的不光是原材料的短缺,还有工艺。洪文云说,原材料越珍贵,工厂的加工也就会越小心越细致。“工艺上去了,价格上去也是自然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