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暴涨 该跟风还是静观其变?

沉香作为一种较为稀有的高档香料,价格向来不菲。但是,像近年来这样走俏收藏市场,为某些藏家疯狂暴炒售价,以至于佳品竟能卖到一克上万元的天价,却是自古以来未曾有过。

作为实用品的香料,沉香再好,价格靠拢黄金也就非常了得。天下用得起如此昂贵之香的人物,当然少之又少。倘若沉香售价非要与钻石比高低,恐怕局面还真不只是曲高和寡的问题了。只有被收藏品市场忽然选中作为新一轮暴炒对象之时,沉香的身价这才陡然蹿高起来,变得直逼云霄。

稍微回看一下改革开放之后,收藏市场在大陆重新开启并逐渐兴旺的路程,就可知某种藏品价格一时暴涨的现象并不鲜见。譬如早些年,跨花卉与收藏两界的长春君子兰买卖,出人意料地火起来,稀有品种居然一株花能换一辆高级豪华轿车,那时的轿车在中国社会里还远未像今天这样遍地都是,而被人们视为高贵与富豪的主要象征。后来,本不过是寻常消费品的茶叶普洱茶,又被众多商家和藏家大肆狂炒,一段时间内价格飙升势头令人咋舌。前两年,红木家族中的海南黄花梨,突遭万千藏家的格外宠幸,仅原料价格就狂涨至每公斤上万元,真得让千树万木无颜面世。

当然,炒作没有不散的筵席,热得快的往往冷得也快。如今各地花卉市场上,君子兰失去了贵族的高价地位,挤在百花丛中平静地展示容颜。普洱茶价格起起落落,却再也无力回到昔日巅峰。黄花梨依旧贵重,但也不再一味飙价。去年媒体曾报道,黄花梨木在海南的种植面积已达十多万亩,相信这一扩张之势尚未停息,也许假以时日,黄花梨木的价格,将逐步回归正常。同样,人工种植培育沉香,也正在形成一个特种产业,在南方一些省份开展起来。报道说,海南省甚至还启动了一项“万亩人工种植沉香”工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海南人工沉香种植面积已超过3万亩。沉香的天价,或许不要太久时间,就会向地面倾斜。

因而,作为一般的收藏爱好者,还是要注重于藏品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如果扭曲了价值观,一心只为了大赚其钱而热衷于暴炒某些藏品,而忽略了其投资风险,就很可能遭受意外挫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