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种红木下月起实施限购:未来必然涨价

近期,大红酸枝、黑酸枝、南美酸枝等木材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需要许可证方可进行国际贸易。这一新规今年6月12日就将生效。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导致红木家具企业无米下锅。由于正值销售淡季,短期内红木家具的价格未必会涨,但长远来看必将涨价。

已有多个红木树种列入濒危名单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又称CITES公约。今年3月,第十六届缔约国大会公布了新的附录修订名单。根据名单,交趾黄檀、中美洲黄檀、微凹黄檀、伯利兹黄檀和卢氏黑黄檀由附录Ⅲ被升列至附录Ⅱ。

对于上述红木学名,市民们或许没有什么概念,但它们的俗称其实就是大红酸枝(或老挝红酸枝)、中美洲红酸枝、南美红酸枝、中美洲黑酸枝和大叶紫檀(小区网 论坛)(或黑酸枝)。

福建省收藏家协会厦门分会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彭建楚说,在厦门市场上,大红酸枝、南美红酸枝和大叶紫檀比较主流,另外两种难得一见。

为什么要把这些树种“升列”?据了解,这是上述树种重要原产国泰国、柬埔寨及一些中美洲国家提议的结果。这一方面表明上述树种日益稀缺,另一方面也说明原产国对红木树种的出口管控越来越严厉。

至此,根据中国的红木国标,已有7个红木树种被列入CITES公约的附录Ⅰ和附录Ⅱ,这些树种均须有进出口许可证或者再出口证明书方可进行国际贸易,今年6月12日生效执行。

企业面临问题:或将无米下锅

虽然距离新规实行还有一段时间,不过上述消息已在厦门业内传开。主营高档红木的厦门明红堂红木总经理余小凤认为,公约内容传递出一个信号:未来材料进口将越来越难。“不用说未来,现在上游工厂已经在喊‘没有料’了。”余小凤说,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现在已基本见不到大料,即便是大红酸枝,原料也在急剧减少。

福建省古典工艺家具协会常务秘书长、福建群仙红木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少飞也表示,按目前全世界的采伐速度,再过三五年大红酸枝可能就将无材可用。

记者了解到,由于柬埔寨、越南等国对红木原料出口进行管制,许多大红酸枝材料是以家具半成品或走私形式进入国内。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国际公约的严格管制,走私数量将会减少,正规贸易商进货的成本和耗费的时间也会上升。

受供应短缺的影响,今年以来大红酸枝的价格就一直在上涨。余小凤介绍,直径20厘米、长度2米以上的常规木料,去年底的价格差不多为每吨8万元~10万元,现在已经涨到每吨十二三万元。至于直径30厘米,长度2米以上的大料,价格更是猛涨。

陈少飞也表示,即便是最普通的大红酸枝材料,今年来也有5%~10%的涨幅。“如果不寻找替代用材,到时仙游很多红木家具企业或将面临无米下锅的困境。”

对于需求不旺的家具价格短期难涨

然而,虽然材料的涨声已经响起,但记者走访市场了解到,当前正处销售淡季,红木家具商不敢轻易涨价。

据余小凤认为,当前原料成本在红木家具价格中占了大头,但这并不意外着成品价格一定会跟涨,因为红木家具的成品价格还受经济形势和市场供求关系的影响。“现在经济不景气,又不是装修季节,市场需求肯定受影响。”余小凤说,红木家具本来就相对小众,再加上经济不好,同行间竞争激烈,因此价格短期内涨不起来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相比两年前,红木家具的价格已经涨了一大截。两年前,6万元~8万元的价格就能买回一套客厅家具十件套,但现在同等材质的家具,已经没有十万元以下的了。

“长远来看,名贵红木家具价格肯定还要上涨,只是因为当前经济形势抑制了需求。”彭建楚认为,除“物以稀为贵”外,红木家具的文化价值和内涵也将创造出新的市场需求。

专家:红木共有33种

防止以次充好,最好要求商家在合同里写上木材学名

据记者了解到,列入红木国标的有五属八类33种木材,厦门市面上常见的有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黑酸枝等几种。

而目前,红木家具行业的最大问题仍是将非红木傍红木之名销售,例如把红铁木豆称为红檀,把军刀木豆称为巴西花梨,把风车木称为黑檀等。一些商家则用等级较差的红木冒充高档红木,如把大叶紫檀冒称小叶紫檀,或把白酸枝冒充大红酸枝来销售。因此消费者在购买红木家具时,最好要求商家标示学名,或在购买合同上写上木材学名,作为维权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