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替代品再次蹿红市场

大红酸枝、中美洲红酸枝、南美红酸枝、中美洲黑酸枝、大叶紫檀等五种红木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并于下月实施限购,这意味着此后最为畅销的红木用材将大大受限。

据了解,目前北京、上海等大型红木生产企业已实施“见单采购”的谨慎措施,长远看涨价只是时间问题。红木价格上涨必将导致“替代品”再次蹿红,业内人士提醒,红木分为33种,价格相差达5000倍。

应声上涨厂家观望按订单采购

“五种红木受限说明原产国对红木树种的出口管控越来越严。”去年至今年初,资深明式红木家具藏家施峻在北京、上海定制的书房系列明式红木家具陆续到货,除了官帽椅、书阁等10大件外,还有小件若干,这批家具材质全为交趾黄檀,“相比当初的定价,目前至少涨了30%。”

“价格上升是意料之中的事,但碰上"公约"只是巧合。”他坦言,转型时黄花梨已是天价,退而求次选择了市面最火,制作硬木传统家具用料前三甲的交趾黄檀。

徐东一家主营红木家具的王姓负责人称,今年初交趾黄檀成品家具普涨了10%,而原料上涨了20%。 现在北京、上海的制造商已处于观望状态,“都是按单采购,订金比例也上调了”。

藏家施峻称,目前海南黄花梨新材仅有直径10厘米的小料,老料大多在一些藏家手中。海南黄花梨百年成材,目前该树种人工林至少还需五六十年方能上市。

受此影响,位列前三甲的交趾黄檀自然成了首选,但原料也急剧减少。去年底,交趾黄檀原材市场售价为8万元/吨,但今年二三月份已涨至12万元/吨。

记者走访徐东、崇仁路等古玩市场发现,虽原材料已上涨,但本地红木家具商并未涨价。崇仁路一红木家具商认为,原料受限传导至市场有个过程,涨价只是时间问题。

“替代品”应运而生

我国红木国标中将五属八类33种木材统称为红木,但价格有天壤之别,如海南黄花梨价格为2000多万/吨,越南黄花梨700多万元/吨,而某些品种的非洲黄花梨价格仅4000元/吨,价差5000倍。

红木市场上,由于《公约》的执行,原料受限,红木家具“替代品”将应运而生。

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副研究员周京南举例说,一种产自海南的“麻利嘎达”,就被商家炒作充当红木,且售得很火。

他表示,随着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交趾黄檀等红木的炒作升温,红木范畴会扩大到非洲、美洲等地,不过,这些红木品种“是否适合我国气候、木性是否稳定都需要时间的检验”。

业内建议,消费者要防止商家以次充好,最简单的方式是要求商家在合同上注明“木材学名”,这样既有保障,也方便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