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10年飙涨 收藏红木须防过度炒作

近年来,一大批实业家裹挟巨额资本涌入家具收藏领域寻找投资机会,推动红木家具水涨船高。海南黄花梨十年间已飙涨了数百倍。

如此疯狂的涨势,不得不让四年前才抱着金钱龟偶入这块市场的李艺兴叹“自己后知后觉”,后悔不能再早几年介入。

“金钱龟之父”变身红木藏家

在国内,很多人只知道李艺是一个养龟专家,并不晓得他还是一个红木和红木家具的大藏家。

李艺是在广东惠州博罗县杨村镇落户的湛江籍企业家,作为全球首位突破人工孵化金钱龟技术的养殖专家,他早在几年前便建立了全世界规模最大的金钱龟养殖基地。

2009年,广东著名传纪作家陈文到江门买家具,发现一套海南黄花梨茶几材质和做工都非常不错,而且卖价只要6万元,于是随手拍了张照片发给李艺看。

没想到就是这样一次随意的交流,就把李艺推上了红木收藏的路途。“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相片,便从内心涌起一股想要去占有它的冲动。”现在回想起来,李艺仍觉得那是一次千载难逢的缘份。

二话没说,李艺便把这套茶几买了下来。如此迅捷的决定,让作为领路人的陈文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当时李艺完全是一个门外汉。

按照国家技术监督局的有关规定,所谓红木家具主要是指用紫檀木,酸枝木、乌木、花梨木、鸡翅木制成的家具。早在十多年前,红木家具便已经开始在国内被各种游资爆炒,并很快被业界认为是我国继书画、瓷器之后的又一大收藏项目。

而李艺最早看中的海南黄花梨,又称海南黄檀木、海南黄花梨木,一直被业界人士称作“疯狂的木头”。这种木材原产中国海南岛,因其成材缓慢、木质坚实、花纹漂亮,始终位列五大名木之一,现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据业内人士介绍,2002年,每吨“海黄”不过两万元,而目前的市价已经超过每吨800万元,短短十年,其身价便足足翻了400倍。

红木价格的持续高企,证实了李艺的眼光并没有错。在买下第一套“海黄”茶几的第二年,他再次找回同一个供应商,买了一套取材和做工与第一套完全一样的茶几,在中间仅隔了半年多的时间里,成交价格居然足足翻了一倍,达到了12万元。

当时付完款,李艺就对领他进门的陈文说,这个东西以后不得了。果然,2年后,有个老板上门看了这套家具后,开价60万要跟他买。

收藏红木须防市场过度炒作

在李艺家采访让记者多少有些坐立不安。不管坐在客厅,还是书房,抑或是休息室,能接触到的家具都必定价值不菲,在他会议室有一张桌子,是由一整块的缅甸黄花梨做成的,长3.8米,宽1.8米,价值一百万。而会客室有套仅三件套的海南黄花梨做的椅子,估价已接近150万。就连用来招待好友小歇的客房,里边也放着一套价值五六十万的“海黄”小茶几。这样的待遇不觉中也让记者趁机“豪华”了一回。

近年来,民间投资渠道单一,而国内外经济形势跌宕起伏,特别是近期楼市调控政策层层叠加,通货膨胀居高不下,使得许多投资实业家承受了不小的资产“缩水”的压力。他们急切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可以实现资产保值或增值的投资渠道。

对李艺来说,现在进入的是一个跟养金钱龟完全不同的投资领域。“我自己并没有把收藏红木家具看成是单纯的投资,而是把它视为陶冶情操和提高自身文化修为的方式。这4年来,虽然有很多业内专家愿意当我的智囊,但是,我一路走,一路学,一有空闲便会给自己充电。”

这些年买进来的家具,李艺从来没有转手卖过。好几次,他刚刚从别人手中买下一套八仙桌,或太师椅什么的,立马就会有人开更高的价钱想要从他手中买走。然而,他都“坚持不动心”。

不过,拒绝流通,并不意味着他对潜在的市场风险没有防范之心。“红木家具,特别是一些古董级的家具,比如明清时代的家具,对于外行的买家来说,是有很高风险的。”李艺对记者说,一是这些年的炒作,已经把一些家具的价格推得太高,譬如黄花梨,几乎绝迹的中国海南黄花梨尽管被业界看成极品和绝品,但是开价过于离谱他也不会去买的。不是买不起,而是要买得值。二是市场本身不规范,在暴利的趋使下,部分商家可能有作假行为。譬如,用越黄冒充海黄。

李艺说,“越黄”即越南黄花梨,与“海黄”价格差距巨大,同一款式的“越黄”与“海黄”家具,价差最高时接近1:10。

还有就是用现在做的家具来冒充古董家具。现在民间有很多师傅的雕工都非常出色,有的师傅做出来的家具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水平,就连一些资深专家也不敢说百分百能认出来。所以,对于不熟悉的卖家放出来的“绝品”,就算再喜欢,他也会忍住不买。(王甜/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