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楠木家具拍卖价差大

近几年来的楠木家具收藏热,从国家博物馆2月22日结束的“美成在久——金丝楠艺术展”可窥一斑。

记者有幸观展,大开眼界。103件金丝楠木家具均由楠书房提供。其中,明代夹头榫灵芝云纹大翘头案、明代金丝楠木柱础、清康熙黑漆描金缠枝莲龙纹大六件柜、清代双龙捧寿八扇小围屏等9件家具是传世的明清制品,是首次在博物馆公开展出。

此前,每次楠木家具在民间收藏市场、媒体上高调亮相,似乎都是高昂的价格先成焦点。价值与价格之争也由此备受关注。而“美成在久——金丝楠艺术展”另辟蹊径,注重楠木家具的艺术性和传达的文化气息,1400余平方米的展厅分布“慧心怀古”“楠庭集萃”“心悟精微”三个主题,试图还原中国传统家具在居室文化中的地位和价值,意图“让参观者感受到中国古典文化的韵味和精髓”,“让观众在人与自然和谐的展厅中感受到那份喧嚣城市久违的淡泊宁静”。有媒体誉其“充满了优雅、古典文化气息”。书房家具尤为突出,六个风格各异的书房亦是焦点。

有行家指出,这是楠木家具热以来,首个以楠木家具艺术为主题且在国家大型博物馆举办的展览,对弘扬中国传统家具艺术特别是楠木家有一定作用。

楠木与金丝楠木的界定

2011年,金丝楠木之名在媒体频现,备受关注的原因是有企业生产的金丝楠木家具标价千万元,甚至估价过亿元。

明清以降,黄花梨、紫檀、红酸枝木等硬木家具是中国古典家具的主流用材,这些材质的传世家具也是海内外公私收藏的主角。漆家具不乏精品,但漆家具突出的是漆饰艺术,而非所用木材。

上述硬木家具也为学界所重。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珍赏》1985年出版,推动世界范围内的明清家具收藏;1989年出版的《明式家具研究》,奠定明清家具研究的基础。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中,将明清家具主要木材分硬性和非硬性两大类:紫檀、花梨、鸡翅木、铁力、乌木、红木6类为硬性木材;非硬性木材有榉木、楠木、桦木、黄杨、南柏、樟木、柞木、松、杉、楸、椴11类。

对楠木,王世襄先生著作中说,“据《陈氏分类学》指出,常被用作建筑及家具材料的有雅楠,以及紫楠。前者为常绿大乔木,高可八九丈,产云南及四川雅安、灌县一带。后者别名金丝楠,为小乔木,有时为大乔木,产浙江、安微、江西及江苏南部。”“楠木色泽淡雅匀整,伸缩性小,容易操作而耐久稳定,是软性木材中最好的一种。明及清前期家具除有整体用楠木者外,常与几种硬性木材配合使用。”王先生所举“整体用楠木者”,即现今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四出头官帽椅式有束腰带托泥宝座,以楠木制成,外罩彩漆。王先生还指出宝座“造型为标准明式。楠木为明代宫廷常用的上等木材”,“传世明代宝座有硬木的、朱漆的、罩金髹的、剔红的诸般实物,楠木胎透雕彩漆则前所未见,堪称孤例。”

全部以楠木制成的清代家具稀见,但楠木与硬性木材配合使用的家具常见,故宫博物院藏有实例,有罗汉床、书桌、圆杌等。当代家具设计师作品中多见,如田家青和沈平先生的作品。

王世襄先生推楠木为软木家具之首,因其与硬木家具类别不同,显然不具备可比性。明清大量文献记载,以及楠木传世器物实例足以说明:楠木多用于建筑和棺椁,其次为家具,这也是楠木家具少见之因,常见者多为楠木与其他硬木的搭配使用。

明清两代及20世纪的600余年中,中国传统古典家具的制作始终以硬木家具为主,也就是说,前辈对家具木材的价值判断未曾改变——硬木优于软木。

1997年颁布的《中国主要木材标准》(GB/T16734-1997)中,对木材的中文名称做了规范,沿用至今。“国标”中,楠木归属于樟科(拉丁文名Lauraceae),分润楠和楠两个属,其中润楠包含13类,楠木包含8类:闽楠(别名湖广楠,产于粤、桂、闽、赣、鄂、湘、黔地区),细叶楠(别名小叶桢楠,产于川、滇、陕地区),红毛山楠(别名毛丹,产于粤、琼、桂地区),滇楠(别名楠木、细叶桢楠,产于滇、藏地区),白楠(别名楠木、楠、楠柴、山楠、石楠,产于赣、闽、川、鄂、桂、黔、滇、陕、甘地区),紫楠(别名楠木、枇杷郎、黄心果、金丝楠、紫金楠,产于赣、川、闽、湘、皖、浙、粤、桂、苏地区),乌心楠(别名尖尾楠、鸡油楠、黄兰庚,产于滇、粤地区),桢楠(别名楠木,产于川、黔鄂地区,备注中注明“生产上认为比其他‘桢楠’好”)。
由国标分类可知,制作家具的桢楠优于其他楠木,而现今名头响亮的金丝楠木是紫楠的别名之一,标准中并未指明金丝楠木优于其他楠木,也没有说明金丝楠木的特点。有行家指出,金丝楠木是因为木纹中有结晶,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犹如“金丝”而得名,金丝的有无或者多少,因木而异。

令人疑惑的是,如今家具企业、媒体及学者、专家发表的文章中,多指称金丝楠木归属于桢楠,不知是“国标”有误,还是研究有了新进展。

从“国标”可知,别名金丝楠木的紫楠,产地遍布赣、川、闽、湘、皖、浙、粤、桂、苏九地,与白楠的分布相同,是楠木中产地最广的两种。

金丝楠木就是香樟科的楠木

金丝楠木是否像某些媒体所宣传的那样珍罕,需要拿黄金换?

北京东方四美居古典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邬涛先生(图一)指出,“有些媒体宣传金丝楠木珍贵到需要用黄金换的地步,这种错识的观念对老百姓影响很大。国家林科院对金丝楠的界定是香樟科楠木,也就是说金丝楠木首先是楠木。在中国历史上,金丝楠木因具有的稳定性、耐腐性和受力性能,唐宋时期就广泛用于建筑,多流行于长江以南地区。”

邬涛说:“随着家具行业的发展,硬木原材料的枯竭,业内人士和收藏爱好者挖掘出金丝楠木。1998年美国硅谷的一位何姓客户定制一对金丝楠木大柜。我们在江西找到了这种木材,有楠木,也有金丝楠木,是多用于祠堂、房屋的建材,四五千元一立方米。当时,我以对楠木木性的理解,设计制作了一批家具。”

从业三十余年的邬涛对楠木有一定认知,“楠木在传统家具里,多制作箱、柜、案、桌,楠木椅子少之又少(传世品鲜见),因为楠木毕竟属软木,受不住经常的晃动。楠木属香樟科,作箱、柜、花罩、画案、书案一类的家具,持续散发清香味,取到杀虫功效,其香味比樟木味好,不刺激人。故宫收藏的书柜、画案,甚至书的护封板常用楠木制成。常见画案以楠木制作,或者与其他木材配合作,画案的案面就非常适宜展现楠木纹理之美。因此,明清以及当代文人都喜欢这种木材,多用来制作书房家具。”

针对当前的楠木家具热,邬涛指出,“现在用楠木制作各式各样的家具,有的在家具外面上漆,但就我所知,用地面生长的金丝楠木制作的家具不多,不少楠木是从地下挖出来的。据说2000年到2003年间,四川出土大量木材,其中就有楠木。楠木属国家保护树种,利益驱使下,有不法分子偷盗砍伐。”

据《华西都市报》2012年11月27日报道,四川省公安机关当年2月在崇州市羊马镇钢材木材市场内发现非法经营的“桢楠10921件,2290立方米,至少10件楠木为100年以上的古树”。“近两年来,四川盗伐桢楠案件呈上升趋势,破获的桢楠盗伐、非法运输等案件达40多起。”历时半年的“利剑行动”侦破查处各类破坏珍稀植物资源案件265件,省森林公安局副局长文珺指出,“有市场才会有需求”,“大肆非法收购楠木,导致四川以及周边地区主产地楠木被采伐、毁坏的速度加剧。”

因此,购买、收藏楠木家具,首要考虑的因素恐怕是木料来源的性质问题,是传世的地上木材(比如老旧房屋拆下的建筑木材)?地下木材?还是来自盗伐?其次考察以楠木制作的家具品种,是否符合楠木木材的性能。再次,要认识到金丝楠木是楠木的一种,属于软木里的香樟科,探讨其木材本身的价值,不应脱离这个范畴。另外,当代家具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楠木家具,价值、价格评判还需要加入艺术成分。

新旧楠木家具拍卖价差大

一级家具市场上,楠木家具的名称多样,我们很难了解到其成交价格的真实性。相对于一级市场,属二级市场的拍卖场上,楠木家具的估价、成交价是可查阅的。中国内地拍场,持续拍卖家具的拍卖公司以中国嘉德、北京翰海等公司为代表。

因楠木定名的不同,拍场上楠木家具有两类:一类是“楠木”家具,另一类是“金丝楠木”家具;因家具年代的不同也分为两类:即明清传世的旧楠木家具,以及当代制作的新楠木家具。

成交价格方面,标明为明清时期的金丝楠木家具价格较高,吸引眼球。历年成交价较高的整体为楠木的家具是一件清代金丝楠木龙纹顶箱柜,2010年6月由中国嘉德以302.4万元拍出。楠木与其他硬木制作的旧家具,成交价较高者是一对清乾隆时期的御制紫檀楠木仙鹤灵芝云纹炕柜,2011年6月在北京匡时拍得1380万元。

当代楠木家具拍卖起步较晚,发展较快。2010年后,南北方市场均有拍卖公司涉足,上拍品种越来越丰富。新楠木家具成交价较高的是一套金丝楠木架几大画案配金丝楠木素面四出头椅,2012年5月由云南典藏以89.6万元拍出。楠木和硬木制作的家具,成交价较高者是田家青先生2002年设计制作的紫檀楠木影面画案,2003年7月在中国嘉德拍至27.5万元。

中国嘉德在1996年春季大拍就上拍楠木家具,以旧楠木家具为主,该公司历年上拍的楠木家具标“楠木”者占绝大多数,标“金丝楠”者有限,但价格以“金丝楠”家具价格较高。上拍的楠木家具品种,计有画柜、画案、顶箱柜、圆角柜、方角柜、面条柜、翘头案、平头案、圈椅、玫瑰椅、多宝格、香几、茶几、梳妆台、屏风、挂屏、架子床、方桌、条桌、炕桌、书桌、供桌、灯杆等大件,也有插屏、药箱、佛龛、隔扇、匾额,以及臂搁、印章、笔筒、观音像、香料盒、笔洗、朝珠盒、腰牌、镇尺等小件制品。

1.旧楠木家具拍卖价格较高

1996年4月20日,中国嘉德开内地拍卖楠木家具之先河。5件清代制品成交4件,有圈椅、挂屏、小平头案、楠木面冰箱、翘头案,估价4000元至2.2万元,定为清初的楠木夹头榫带屉板小平头案流拍,估价1.2万至1.5万元的清晚期红木镶楠木理石挂屏拍至2.75万元,一对清中期楠木圈椅和楠木梗面翘头案均以1.65万元成交,清晚期楠木面冰箱8800元拍出。同场中,一把估价1万至1.2万元的清中期榆木攒背圈椅1.98万元成交。可见,当时一对楠木圈椅仅能卖到一把榆木圈椅的价。该公司上一年(1995年)秋拍时,一把明代黄花梨木浮雕靠背圈椅成交价已达10.78万元,价格相当这对楠木圈椅的七倍。
即便到了2000年,楠木家具的拍卖行情仍波澜不惊。中国嘉德秋拍,一套高280厘米、宽166厘米的清晚期十二条屏楠木雕螭纹屏风估价8万至10万元,未能成交。

2010年旧楠木家具的价格上涨。6月的嘉德四季第22期上拍一件清代金丝楠木龙纹顶箱柜,高313厘米,宽163厘米,深66厘米,估价35万至55万元,拍至302.4万元,是所知首件成交价超百万元的金丝楠家具,图录中定名为“朝服柜”,类似品拍场少见。

2011年随着嘉德四季开设家具专场拍卖,加之一级市场上的楠木家具大热,上拍数量骤增,市场交易渐活络,价格见涨。中国嘉德春拍中,侣明室旧藏明末清初紫檀木嵌楠木瘿药箱估10万至15万元,拍至36.8万元。6月20日,清代楠木翘头案由无底价拍至5.175万元。9月19日,清代楠木黑漆香几(图五)由无底价拍至5.175万元,明代金丝楠木嵌仿哥窑瓷面翘头案拍至10.58万元。12月18日,清代楠木亮格方角柜拍至7.82万元,清中期柞榛木嵌楠木马蹄腿条桌拍至20.7万元,清早期楠木四面平马蹄腿直枨攒矮老方桌以5.75万元。

2012年依然保持这种成交态势,3月25日嘉德四季首场中,清早期楠木万字纹六柱式架子床(图十)从无底价拍至9.43万元,清早期楠木带座圆角柜从无底价拍至6.67万元。9月16日嘉德四季第31期的家具专场中,清中期的18扇楠木隔扇从无底价拍至10.12万元。同场中上拍一件410×259厘米的清乾隆金丝楠大落地罩,估1.5万至5万元,现场竞争激烈,最终拍到地57.5万元,这也是首件高价成交的清代楠木室内建筑饰物。落地罩体型硕大,雕饰松竹梅纹饰,“雕工玲珑剔透,工整而有韵味,繁而不俗。精美绝伦的雕刻技法,有清宫官造风范。”

从中国嘉德的拍卖看,旧楠木家具很少出现价格超过百万元者(仅1件),少数精品成交价在10万至60万元间(未超过10件),大部分成交品价格在10万元以下。另外,除整体以楠木制成的家具外,数量较多的家具配合紫檀、黄花梨、红木等其他硬木、软木制成者。

2.新楠木家具起拍价高

2002年,著名古典家具学者田家青先生设计制作完成一件紫檀楠木影面画案。画案高82厘米,宽200厘米,深60厘米,除画案面心外其他均使用紫檀制作,面心选用了厚超过1厘米的独板楠木,“满面纹理如层叠山石、似涛涛水浪”。次年7月13日,此案现身中国嘉德春拍中的“家青制品”专题拍卖中,是6组家具中唯一一件使用楠木者,估价25万至35万元,拍至27.5万元,这是拍场上首件价超10万元的当代楠木家具。

此后,北京、上海、南京、天津、昆明等城市陆续上拍新制作的楠木家具,行情渐往上升。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云南典藏拍卖公司春拍推出“木韵春华——黄花梨金丝楠木家具专场”,上拍7组明代黄花梨家具、16组当代金丝楠木家具,悉数拍出,成交额1673.84 万元。16组新制作的金丝楠家具包括花几、官帽椅、平头案、四出头椅、罗汉床、膛角柜、架格、琴桌等,既有估价几千元的琴桌、花几等小件,也有几十万元的罗汉床,10件成交价超过10万元。一套架几大画案配素面四出头椅拍至89.6万元,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69.44万元,一对有柜膛角柜56万元,夹头榫卷云纹整板平头案47.04万元,一对攒接品字栏嵌樱木架格33.6万元。一对四出头官帽椅估3万至5万元,成交价也仅5.6万元。

从云南典藏的拍卖结果看,新的金丝楠木家具并不像某些媒体所报道的动辄数百万或者上千万元,最贵的一组不过是89.6万元,其中也不乏万元左右的琴桌、花几、香几、官帽椅等。
邬涛认为,“艺术品数量有限,收藏考量,首先设计第一,其次设计者的地位,第三木材或者是使用者的地位,质地排在后面。木材的价值是今天我们赋予它的,考察家具的价值要看它是否纯手工制作,是否专业的设计,设计的价值因人而异。”

事实的确如此,2007年第三届北京工艺美术展期间,一套4件的金丝楠木雕“雍正耕织图”顶箱柜,就因设计制作精美而获得北京“工美杯”银奖。两年后,以金丝楠木制作的“二十四孝”屏风再获第四届北京“工美杯”金奖,据《北京晚报》报道,此屏风后来现身“北京工美出口家具及装饰品展销会”时,估价12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