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酸枝将限制进出口宜“趁低吸纳”

6月12日,新的CITES公约即将正式实施,大红酸枝被列入国际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CLTES国际贸易公约附录),限制进出口。与此同时,越南红木出口又将提税200%。业界预测,多重压力之下,红木原材料涨价势在必行。“红木原材料涨价并不会在短期内直接反映到终端零售市场,但未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库存消化,必将促使红木家具价格走高。”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家具专委会主任黄大钊认为,大红酸枝进入升值“快车道”,现时正是“趁低吸纳”最佳时机。

多重压力导致红木家具涨价

来自中国林产协会发布消息称,从2013年6月12日起,大红酸枝(交趾黄檀)将被列入国际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CLTES国际贸易公约附录),属于限制进出口的濒危树种。据了解,我国于1981年正式加入CITES公约,并在国家林业局和中国科学院分别建立了管理机构和科学机构,专门从事我国履行CITES公约和控制濒危野生动植物的进出口工作。因此,新的CITES公约实施,将意味着,大红酸在中国将被限制进出口。

与此同时,越南红木出口又将提税200%。业界预测,多重压力之下,红木原材料涨价势在必行。“虽然大红酸枝等高档红木资源在越南已经基本枯竭,并且我国的红木边贸活动也在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开展得越来越活跃。但越南作为中国最为成熟的红木进出贸易国,其大幅提高红木出口税,势必对我国的红木材料价造成或多或少的影响。”红木家具收藏行家黄健平认为,红木原材料涨价并不会在短期内直接反映到终端零售市场,但未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库存消化,必将促使红木家具价格走高。

适宜“趁低吸纳”大红酸枝

“相对而言,越南"提税"对新家具价格的影响较大,而"禁运"则令大红酸枝家具升值全面提速。”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家具专委会主任黄大钊告诉记者,紫檀早在清代已是御用木材,其身份尊贵,价格高昂显得理所当然,但与黄花梨同属顶级靓木的大红酸枝价格被大大“低估”则不合事宜。

“事实上,黄花梨的价格飙涨只是新世纪以来的行情。早在2000年的时候,即便是海南黄花梨也只是与大红酸枝的价格不相上下。”黄大钊举例说明:“上世纪90年代末至新世纪之初,两椅一几皇宫套椅,无论是海南黄花梨还是老挝大红酸枝,也就是2000~3000元/套。如今,随着海南黄花梨的资源枯竭,一椅难求,连带着越南黄花梨也飙升至11万~12万元/套(座板为独板)。时至今天,一套两椅一几老挝大红酸枝皇宫套椅(座板为独板)的市场价也只是6万~7万元,相距仍然甚大。因此,我认为大红酸的升值空间巨大。”

黄大钊预测,受大红酸枝将被限制进出口的推动,其升值速度将被大大提高。“大红酸枝进入升值"快车道",现时正是"趁低吸纳"最佳时机。”黄大钊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