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人工速成沉香没有收藏价值

人类对香的喜好,乃是与生俱来的天性,有如蝶之恋花,木之向阳,再加上一点持续可期的利润空间,更是让人着迷。沉香便是一例。

这种植物中的钻石,淡雅的香气至今无法人工合成。据史料记载,在宋代,上等沉香是一两沉香一两金;到了明代,就变成了一寸沉香一寸金;而如今,收藏级别的沉香价格已经远超黄金,上品沉香———棋楠的价格1克近万元,顶级的白棋楠甚至达到了5万美元/克。即使是普通用以制香的越南沉香,2002年在边贸市场为6元/克,10年后的今天,已经涨到了120元/克,暴涨20倍。

这到底是香文化的回归,还是一场热钱追逐的游戏?人为催生的沉香,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结香时间,缩短到了十多年甚至两三年,这样的沉香有没有收藏价值?

1、沉香价格十年涨20倍

赵利平:最近几年,沉香似乎成了高端人群里最时髦的追求,北京“极品男人”的四个新标准就被笑称是:品香、斗茶、侍花、挂画。沉香的玩法也越来越多,比如闻香、焚香、泡水、配饰、观赏,单是焚香,就有烧线香、塔香的,也有将沉香木切片直接放电炉上烤的。这股玩香的热潮,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兴起的?

祝正东:我是在日本接触到香道的,2004年的时候尝试将日本香道引入中国,但当时中国极少人认识沉香,推广起来真的很难。我的专柜最后只能开进高档百货商店,但还是被安排在了最角落的位置。

沉香这股风潮真正吹起,应该是在2008年前后,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很多人从追求物质享受上升到追求精神享受,香文化便复苏了。2010年开始疯狂,玩香的群体骤增,全国遍地都是沉香协会。沉香的价格也在这时飙升到最高,现在沉香的价格比起2010年已经降了一些,但对比2008年,沉香的价格普遍涨了4倍。

周天明:沉香的价格最近几年的确涨得很快。2002年我在中越边境做边贸生意,看到有人在交易这种木头,那时越南普通用来制香的沉香是6元/克,1公斤也就是6000元,现在10年过去了,同等材料的沉香价格已经涨了20倍,1克可以卖到120元,十年间价格涨幅能达20倍的东西还真不多。

收藏级别的沉香就更厉害了,现在的上品沉香棋楠,1克起码要卖8000-9000元,如果是顶级的白棋楠,因为市场上很少见到,拍卖价格已经达到了5万美元/克。一串棋楠手珠,视品质不同,目前的市场价格应该在180万-250万元之间,如果是沉水手珠,价格也起码过20万元。

而且广州是国内沉香原材料的贸易集散地,目前在华林国际,经营香材、香炉等贸易的商家过百家,很多香材转手卖到北方市场后,价格起码还要涨三四倍。

赵利平:虽然沉香自古就是顶级香材,一直为皇胄贵族及文人雅士所推崇,但到了目前这种价格水平,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间静室、一曲古琴、一缕奇香”的雅趣品玩了,不少人就说这其实是热钱游资囤积炒作逐利的结果,担心游资一旦撤离,泡沫就会破裂。我知道也的确有些人,拼命囤货就是想控制沉香的定价权。

周天明:物以稀为贵,现在沉香的数量,特别是高档沉香的量实在太少了,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所以我认为现在的价格并不是虚浮的。

祝正东:之前的确有人靠炒作沉香的产量来炒高价格,但沉香的数量,绝对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少,而且现在进货的渠道也越来越多样化。在收藏圈里,大家追逐的“老货”,也就是顶级的沉香,数量真的是非常有限。所以肯定不便宜。

我觉得现在中国的沉香价格,应该说还是在一个比较正常的运行区间,是有一点偏高,但也不用担心哪一天会掉价,因为它的量决定了市场上不可能有大量抛售的情况出现。

2、香文化断层后逐渐回归

赵利平:要说香道,的确是日本和中国台湾研究得深,但其实中国的香文化延绵了千年,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中间的断层?

祝正东:中国玩沉香的历史的确源远流长。在隋唐时期,沉香文化已经很成熟,到宋朝达到了鼎盛时期。当时宋朝的经济发达,“GDP”的份额占全世界的80%,比现在美国占世界经济的份额还要大,而“GDP”中有10%的贡献就是香料贸易。后来北方入侵,香文化也只能退位,之后战况不断,沉香文化最终出现了断层。

藤原到:在日本,香道是与茶道、花道、书道并称为四大道的。据日本书记记载,595年的时候,一块木头漂流到了淡路岛,岛上的居民点燃了这块木头后散发出了难以形容的芬芳,令岛上居民十分惊愕,最后还是圣德太子认出了这是稀有至宝沉香。但是香木、香道则是在更早以前与佛教一同从中国传到了日本。

日本人对沉香的喜爱跟中国人的表达方式不同,中国人追求大块的沉香,还会将沉香加工成手珠、项链、摆件什么的,即使是闻香的时候,也经常会将沉香木切片放在电子炉上烤。但日本人对沉香的使用是小心翼翼的,香道更注重形式,只是单纯的闻香。品香的时候几十个人围坐在一起,只用蚊子脚那么少的一丁点沉香,就足以让人感受到香道的魅力所在了。因为用量少,普通老百姓也是能够消费得起的,所以沉香在日本市场真正流通的量其实很少。再说沉香的价格在日本,也远没有在中国这么贵。

比如我们企业的确库存有很多沉香,但我们一直有个宗旨,就是要非常小心地使用这些沉香,让更多的人更长时间地共同享用这个资源。现在有很多中国人知道我们的沉香库存后,经常有人拎着大笔现金来求购,搞到我们现在都不敢宣传库存量了。

祝正东:日本香道虽然名气很大,但沉香的消费人群肯定是在中国。在日本,真有闲情雅致来玩沉香的人屈指可数。他们的生活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一个很闲的人在日本会被人看不起的,除非你已经功成名就了,或者已经到了一定的岁数。像藤原先生,76岁了还没退休,这样的老年人在日本很多。能坐下来品香喝茶的,这个市场只能在中国。这几年我接触到的中国玩香的人,基本上都是已经成功,或是正在走向成功的人士,收藏、品香的圈子越来越大,像在北京,就有很多沉香会馆,以香会友。

应该说,日本的香道仪式感强,旨在通过动作仪式提高个人修养,而中国的香文化以闻为主,重在味道的品鉴区别。但中国目前还没有人系统研究香文化、研究沉香,这种雅文化还需继续推广。

3、并非所有沉香树都能结香

赵利平:中国的沉香市场发展起来后,周边国家的沉香都涌入了中国,但仔细辨别各地的沉香,味道其实差别还挺大的,哪个地区产的沉香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