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家具产业发展的三个阶段

红木古典家具作为我国传统文化璀璨夺目的一个分支,盛于明清,自民国后,逐渐势微,历经战乱、“文化大革命”,几至断绝,直到改革开放后,这一古老而珍贵的传统才得以重新焕发活力。当代红木古典家具产业的发展,已经历了两个阶段,即将迈入第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以“材”制胜

改革开放之后,由于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物质与精神文化产品的需求也越来越旺盛,古典家具行业再次迎来难能可贵的发展机遇。而红木古典家具作为最有代表性的传统家具,开始引起部分名贵家具收藏家的注意。

这些收藏家对中国史册的研究,并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高端明清家具,特别是宫廷贵族对红木家具的选材,主要集中在海南黄花梨、印度小叶紫檀,使得海南黄花梨及小叶紫檀家具的价格行情暴涨。十年间,海南花黄梨家具升值近百倍,小叶紫檀家具也升值数十倍。

紧接着,因为海南黄花梨及小叶紫檀原材料的稀缺,相关家具的价格还在不断攀升。一套海南黄花梨素面顶箱柜动辄三五千万元,少则一两千万元,而一套小叶紫檀的官帽椅三件套也要二三十万元。所以,红木古典家具企业只要在此阶段囤积海南黄花梨和小叶紫檀,并以此为材料生产、销售古典红木家具,就可以随行情“一天一个价,一月翻一翻”。企业日进斗金的同时,整个行业的行情也随之高歌猛进。

随着行业不断发展,由红酸枝制作成的红木家具也大受追捧,价格亦随行情不断攀升。红酸枝原材料分东南亚、南美洲、非洲三个主产地。其中,非洲部分最差,而东南亚的老挝红酸枝与南美洲巴拿马红酸枝木性极佳,堪比海南黄花梨及印度小叶紫檀。由于郑和下西洋,带回主要是东南亚红酸枝、海南黄花梨,所以,在主观认识上,多数人习惯认为东南亚材料更好,也更受市场认可。

在这段红木古典家具发展的初始期,材料决定家具的价格。一个企业的成功,源于其对原材料的正确选择。一家选择以海南黄花梨及印度小叶紫檀为原材料的企业往往能比选择其他原材料的企业取得更大的成功。
 
第二阶段:“艺”高者胜

在上一阶段,红木古典家具行业中比拼材料的现象使得市面上的高端材料急剧减少,变得珍稀起来,一些企业开始重视红木工艺的传承。同时,经过多年的传承积累,一批企业中的木匠师傅也经潜心研究生产工艺,开始在红木家具行业中开创属于自己的艺术舞台,引导整个行业技术水平不断提高,从而改善古典家具工艺不够精美的行业形象。特别是红木古典市场企业不断涌现,也加剧了竞争。为迎合国内市场需求的大潮,也为了应对竞争,红木古典家具的工艺水平开始不断提升。

在这个过程中,红木古典家具行业形成了四大工艺流派:“京作”、“仙作”、“苏作”、“广作”。北京由于是文化的中心,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继承之集大成者,固尔形成以宫廷风格为主的“京作”红木古典家具。而福建仙游,源于宋代权臣相官蔡京及蔡襄家族的发达,创造了家具制造工艺。因为在“文化革命”中,传统雕民床手工艺较好地得到传承,迅速形成影响中国的“仙作”。在苏州,自古各种雅玩生产的手工艺人世代手口相传,形成精细的“苏作”红木古典家具。而广东地区,因为改革较早,各种企业较为发达,一部分生产现代家具的企业发现红木古家具的巨大市场机会,也大举进入红木古典家具行业。因为,广东能较第一手的机会获得原材料,所以,形成了粗犷的“广作”风格。

作为一种产品,红木古典家具在工艺方面的价值可以超越材料本身的价值。虽然对于红木家具来说,材料的好坏直接决定了其价格范围和收藏价值,但是工艺水平也是其增值的重要方面。优秀的工艺可以使红木家具的附加值成倍增长,低劣的工艺也会使好木材变成没有任何收藏价值的家具。

所以,这一阶段是古典红木家具行业比拼工艺的时期。同等材料,有较好工艺的一套家具在价格可以是普通工艺家具的两倍,工艺水平是决定红木古典家具价格的重要决定因素之一。所以,高端品牌企业往往是在工艺水平上下工夫,也因为在工艺水平上努力研究造就了市场上第一批大企业,而工艺水平较差企业的销售逐年减少,被市场淘汰。
 
第三阶段:终归文化

红木家具不仅是一件家具或一件艺术品,它更承载了能工巧匠的思想,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文学、书法、绘画等一样自成体系,历史悠久,民族特点鲜明,风格突出,阐述了各自体现的不同的艺术特点,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是中国悠久灿烂艺术文化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中国古典家具,特别是明朝以后的红木家具,经过数千年的积累,其中蕴含的文化对我们产生了巨大的诱惑,而这种诱惑会长久缠绕。我们生长在这块文化土壤中,不管你在意与否,你都会受其营养滋润,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强壮身心。一个中国人,真正有资格自豪于中华五千年文化延续未断,各种文明的证物随处可见。而红木家具正是传承中华五年文化的一种艺术表现。

六七十年代,一些外国收藏家大量在民间收集中国红木旧家具,其中,以明清家具为主。这引起国内收藏家对中国传统红木家具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次重新认识。特别是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珍赏》一书的出版,在民间引发了红木古典家具收藏热,而这种收藏热带动红木古典家具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并带动红木古典家具行业的形成与发展。这是一场千年文化尘封后的复苏,一场全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新体验,而这场全民文化苏醒,在中国强盛国力的支持下,引发红木古典家具行业近二十年的空前发展。

正是这种文化属性,带动红木古典家具行业的形成与发展。特别在企业发展到需要做品牌建设、企业文化建设之时,企业与企业之间,品牌与品牌之间,相比的不再仅仅是家具的选材上,也不再仅仅是工艺上,而更多的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传承与再次发扬光大。红木古典家具的文化特性决定企业的产品在受市场受认同度,以及受收藏家们的喜爱程度。